假酒

擅于挖坑,死于坑杀

好歹告诉我出问题的是哪一篇吧,点都点不进去真的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

【刀剑乱舞】玲珑骰

灵感来源于骰子、红楼和笔记小说。

天圣初,客过东京,值腊月,烈风暴雪,至人定而未入城郭。倏见烛光明灭,大喜而趋之,见有一宅,门悬灯火,其上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绝类前朝宫阙。客惊疑,然夜寒风高,徒呼奈何矣。
遂启门,一男执灯而出,其年二十余,其貌英武肃穆。短褐无裳,衣紫,然肩加金带,大类女郎飞天。见客,曰:“吾主请见。”
客入,但见回廊曲折,重檐飞雪,却有琼花瑶草,错落中庭,不似人间。廊下灯火通明,或描青竹,或点红梅,其形各异,不一而足。未几至堂前,有少年郎着白氅者出,云:“客至,将军请见。”
客愈疑,乃入见。堂上灯火辉煌,十余女子围坐一塌,皆形貌昳丽,或有清秀者,或有妩媚者,或有娇俏者,或有端丽者。嘉如群芳之艳,然皆白襦红裳,无有异同。旁有男子,或为而立之丈夫,或为致学之小童,俊美明秀,然有奇装异服者,有衣冠不整者,有形似扶桑客人者,不一而足。中有一人,白发白衣,似弱冠之少年,细观如百代之过客,客窃为之怪也。
群芳争一玲珑骰子,见客来,喜而笑曰:“来否?”客曰:“来。”遂于榻上,投之,得一签,荼蘼葳蕤。群芳大笑,继而泣之,共饮三杯曰送春。客心有戚戚。有女子问客所居何处,以何生计,不知婚否,客俱答之。
群芳又笑,遣白衣少年送客于寝:“尔当送贵主。”
客从之,复归廊下,游廊曲折而通一小室,中有一榻。客疲,深眠,但知少年侍于屏外。
东方既白,客醒,惊觉睡于芳草之中。归汴梁,家人复惊疑,方知其行于去岁之冬,而今新年之夏也。










我相信大家能脑补出前因后果的……

限!锻!出!货!了!
我之前的欧气永远都是偏的,限锻从来不出货,但是基本上会出另一把欧刀所以这次其实是借兜兜限锻求萤丸小宝贝(咳,独家玄学),看到一个四小时我还以为是狐球或者爷爷,因为他俩已经分别在明老板限锻和珠子限锻的时候来了(……)所以并没有很兴奋……
然后我就看到了这个帅气又可爱的兜兜。
那么兜兜我可以问问你的兜兜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all648什么都不放,一队长珠子(不愧是我家最欧的刀!)

【刀剑乱舞】莫怨东风

一期X鹅,没错是这个CP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重说三!
整天看鹅总在群里磨磨唧唧的暗恋她家草莓哥我就不爽,早就想来一锅草莓炖鹅了好么?
拔毛烧开水,点火盖上锅!


本文又名《我家的莓莓才不可能这么温柔》


以及此文和上次的压切辞树《杏花签》是同个背景,大家可以猜猜我下次祸害谁哦~~~



这是一个代号鹅的审神者。
虽然代号比较粗鄙,她本人却是个如娇花软玉一般的美少女。不过现在这朵娇花实在有点蔫儿,没骨头似的瘫在一堆抱枕靠垫里,广袖如水般肆意铺开,醉眼朦胧。
这座本丸的主人槐序有张于风雅之途学易安居士的仕女画皮,自家酿的米酒里掺了桃花菊花茉莉花,梅花桂花玫瑰花,甜滋滋的能拿给未成年少女当饮料喝。然而鹅也架不住群雄并起,戮力同心,同僚们一拥而上灌的她眉吊春情,颊染霞光,方才堪堪解了挖坑不填之恨。鹅是被灌成了酒酿鹅不假,可文手之中有几个勤奋产粮?原本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的观花赏月行酒令最终还是成了群魔乱舞,审神者集体喝高,各自发飙。也就剩下此间的主人不得不强撑着嘱咐短刀们到各家送口信,让近侍们来把软的快要不成形的上司们都带回去。
所以当一期一振走进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屋子算不上难闻的酒气和一屋子形态各异的审神者。
其实说不上来有多想接鹅回家。对于这个总说着想潜规则他的上司,他多少还是有点嫌弃的。并非她不可爱,也并非他不爱她,可是他真的就是想离她远点再远点。他讨厌看见她妩媚又轻浮的笑容,也讨厌她不停追逐他的目光,更讨厌嫣红的嘴唇里说出轻佻的话语——总而言之,一期一振认为,自己的上司,应该学着做一个好姑娘,然后会有一个全心全意爱着她的人去照顾她一生一世。而不是继续将青春虚掷在他这样会嫌弃她讨厌她的刀身上。
在一群面貌并不相同的审神者之中找出鹅并不难,往常总是显得轻松愉快的少女此刻眼帘低垂如芙蓉春睡。细细密密的睫毛如蝶翼般微微轻颤,方知她并非真正的安眠。一期一振单膝跪地,俯下身,尽可能的放缓声音:“主人,我们该回去了。”
“……一期?”鹅睁开眼睛,望进那双如同蜂蜜般温润甜美的黄金瞳中,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用亲昵的语气不确定的说出付丧神的名字。
“是我,主人。”一期一振难得温柔的伸出手,打算扶起自己的上司。“我们该回去了。”
鹅有些不满的咬了一下嘴唇,两手一撑地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不要你碰,我只要我的一期。”
语毕,少女找准方向,摇摇摆摆的向门口走去,高腰裙宽大的裙摆随着她的脚步微微鼓起,将少女衬成了一只可爱也笨拙的企鹅。众所周知,企鹅在海中轻盈迅捷却在陆上步履蹒跚,我们可爱的女主角鹅小姐成功的在走了一米之后就准确无误的踩住了裙摆向前栽去,速度太快以至于带了三个金轻骑的一期一振差一点就没接住。
狼狈的稳住身形,一期一振好悬没砸到从他们身后经过的长谷部。回过神来,他才发现鹅整个人都软软的贴在他身上,女性柔弱的腰肢恰被他牢牢的锁在怀中。一双宛如幽潭的美眸带着迷离的雾霭看了过来,空洞而陌生:“我的一期才不会这么温柔。我摔倒的时候他从来都不会扶我的!”
“那是因为在家有药研和长谷部啊。”一期一振好笑的揉了揉鹅的头发。心说那两位废婶制造大师的裸装机动都比他带三个金轻骑还高,有这两位在自家的审神者是怎么也不可能摔到地上去的。
“才不是,我的一期才不稀罕我呢。”她虽然醉着却用一种明显表示“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看了过来,纤细的手掌用力推着一期一振的胸膛却徒劳无功。“你走你走,我不喜欢别人,就喜欢我家的一期!”
喜欢吗?一期一振安抚性的在小醉鬼头上轻轻的揉了几下:“可是,您的一期一振并不喜欢您啊?”
“我知道啊。”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理直气壮的让人心疼,“我不够好嘛,他怎么可能喜欢我。要是能亲他一下就赚大了——”
她的话以一种非常狗血十分庸俗以及极其矫情的方式被一期一振堵了回去。鹅小姐昼思夜想的浪漫情节出乎意料的发生在了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周围乱七八糟的犹如集体相亲节目现场,不知道又多少审神者在自觉或不自觉的秀着恩爱,绝没有温馨气氛也没有浪漫环境。
但是这个人是一期一振。
那么一切就都是正确的。



END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在写下去我觉得要往车道上发展所以就及时收手了呀~~~
恕我直言,鹅总您能拿出开脑洞的力量去追你家一期的话你早就有嫁刀了!

珠子,珠子,美丽动人的珠子,仙气十足的珠子,和一目连一个CV的珠子……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啦!
感谢我家真剑立绘都集齐了的打胁队,各位受累了。
嗯最后推荐一下青江带队的玄学。

分享一下新鲜出炉的杵子哥,其实对枪的好感一直比较缺,所以没好好锻过枪,这次是战扩死活捞不到货,突发奇想结果一发锻出来了婶生第一位杵子。猛然发现杵子看起来好生温柔敦厚啊……

【刀剑乱舞】杏花签

在群里骰子输了的文,因为输给了 @辞树Ali 所以写压切辞树。





手机码字,排版什么的还请凑合着看吧






审神者集体喝高会怎么样?
满眼是白衣红裙的醉美人,面若桃花者有之,眼含春水者有之,香梦沉酣者有之,花枝乱颤者有之,来接人的近侍刀身上几乎都多了个大型挂件,还是会蹭来蹭去影响机动也不能生拉硬拽往下扒的那种。
闪过被审神者的投怀送抱差点扑倒的一期一振,绕过被审神者贴身壁咚的烛台切光忠,让过被审神者手脚并用缠住不能动的蜂须贺虎彻,长谷部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审神者,然后对着瘫在地上仿佛要与明老板一较高下的辞树产生了长谷部式心累。
“主上,您该从地上起来了。”
明显喝多了的辞树同学歪歪头,醉眼朦胧的看看自己的近侍,手象征性的撑了撑地,然后向上伸出双臂,宽大的衣袂在重力作用下不可抗拒的滑落,露出白皙光洁的手臂,声音甜腻的吓人:“抱抱。”
“失礼了。”忠诚的付丧神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低沉,他单膝跪下,一手穿过辞树胁下,另一手搂住辞树的腿弯,用公主抱的方式将醉的柔若无骨的上司稳稳的抱离了地面。辞树懒洋洋的哼唧了一声,双手自觉自动的缠上长谷部的肩头,脸贴在近侍君的胸前,蹭。一旁围观了全过程的别人家的药研羡慕的低下头,继续艰难的哄骗自家赖在地上撒娇不肯起来还抱着他的大腿猛蹭的主人。
“我今天特别高兴!”辞树眼睛特别亮,声音却像被酒浸过了一样,“我抽到杏花签了哦!”
“杏花签是什么?”长谷部一边问,一边在不让辞树感到颠簸的前提下尽可能加快脚步。他很明白,她喝多了,现在最需要的是躺在床上休息。
“是瑶池仙品哟~”这个本丸的主人正在送客,她对着长谷部怀里躺着的辞树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所谓日边红杏倚云栽,得此签者,必得贵婿。树啊,记得该禽兽的时候一定要禽兽,否则就是禽兽不如啊!”
歌仙兼定手里的纸扇优雅而利落的在她头上一敲:“淑女言谈怎能如此不堪?!”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我的酒我要我的小酒鬼!”
“你就装吧!我能是那么禽兽的人吗?”辞树白了她一眼,脸换了个方向,完全埋进长谷部怀里,努力的进行深呼吸……好吧,能。
系统消息:您的好友辞树已陷入长谷部沼沼底。
暗戳戳的吃着男神豆腐,辞树下定决心今夜就要让男神变禽兽。
长谷部此刻却没有什么旖旎心思了,刚才被辞树蹭出来的那点儿异样全被“贵婿”二字打击到了天外去。他既不像三日月宗近有天下最美之名,令审神者们前赴后继的踏遍厚樫山;也不像数珠丸恒次高洁出尘,令审神者们趋之若鹜毫不吝惜砸下十万玉钢;亦不像那身为源氏重宝的两兄弟,有着令审神者们遇见检非违使也窃喜的魅力……总之,他只是一捞就能捞一页的二花打而已,除了锻造时间骗人的长之外并没有什么特色。
怎么看,也称不上贵。
所以,若是主上当真倾慕三日月或者数珠丸,抑或其他稀世名刀,他又有什么资格不满?
满怀心事回到自家本丸,长谷部轻车熟路的将辞树抱进卧室,为她除去鞋袜。常年握刀的手拂过女孩白皙柔嫩的脚踝,余下带着留恋意味的温度。他想要起身去打盆温水,却发现衣角被轻柔却坚定的扯住,目光向上,辞树被酒精洗涤过的眼睛格外明亮,他听见他思慕已久的少女用十分任性的语气说:“你亲我一下。”
“主上,您醉了。”他移开目光,尽力不去想少女在暖黄灯光下格外柔和的红唇。
“压切长谷部!”辞树的语气愈发任性,还有三分借着酒意的专横,“你亲我一下!”
“主上……”俊美的青年神色一怔,紫藤色的漂亮眼睛晕染出狂热的爱意与深刻的恐惧,最终是爱意占据了上风,化作侥幸支配他的行动。
“失礼了。”
他扯掉自己的手套,修长的手指抚上主人的脸颊,微微摩挲,神情专注的像看着只有一夜盛放的昙花。目光在她脸上流连甚久,而后谦逊的倾身,轻吻他朝思暮想的红唇。纵使她鬓发散乱酒气满身,他依然虔诚的像是在婚礼上吻他一世的新娘。
待到他想要起身时,却发现肩头被女性柔软的手按住。力道轻柔的仿佛一片停驻于此的羽毛,但是坚定如磐石般不可转移。
那是让他安心的重量。
辞树看着那双如同被葡萄美酒染过的眼睛,趁着还余下的三分酒意,语气郑重的说:“压切长谷部,我喜欢你。”
“你是贵重的国宝,就算比起三日月也什么都不差。而我喜欢你,你就是我最珍贵的宝物。我要你一直在我身边,就算是天下五剑来齐了,也别想着我换刀,你就是最好的,最贵的!”
说罢,辞树紧紧盯着爱刀的脸,生怕有半点不虞。所谓酒壮怂人胆,她没了酒,也就是一怂人。
好在长谷部是从来不会让主人失望的废婶制造机,他微有一怔,继而笑意漫上眉梢眼角:“谨尊主命。”
所谓贵贱,也不过是人心的分量。

我的欧气果然都是偏的……
为了珠珠大美人,一早就守在锻刀炉前不停砸资源。砸了几十下结果砸出来了美丽的爷爷,他从花里蹦出来的那一刻我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比花娇(快够!),咱终于也是有爷的人了!
继虎哥虎弟限锻出平野,明老板限锻出小狐,这次珠子限锻又出了爷爷……大家要不要我布朗运动的欧气呢?也许你吸了我出爷的欧气,回头锻出来个太爷爷?

立flag,出小酒鬼就写一款叫做不动行光的酒心巧克力

划水划到的弟弟丸,果真兄控,他哥昨天晚上来的……